数百年来欧洲画家将古埃及人遗体磨成粉末并制成颜料让画作更生色

发布时间:2019-08-19 12:44:07来源:世界之最点击:[手机版]

1830年由德拉克洛瓦(Eugene Delacroix)所绘的经典作品 ‘Liberty Leading the People’。据悉他曾用木乃伊粉末制成的颜

1830年由德拉克洛瓦(Eugene Delacroix)所绘的经典作品 ‘Liberty Leading the People’。据悉他曾用木乃伊粉末制成的颜料来作画。

摄于1937年大英博物馆的木乃伊室。不过绘画展间或许也展示了含有木乃伊成分的作品被。 PHOTOGRAPH BY FOX PHOTOS, GETTY IMAGE

摄于1937年大英博物馆的木乃伊室。不过绘画展间或许也展示了含有木乃伊成分的作品被。 PHOTOGRAPH BY FOX PHOTOS, GETTY IMAGES

爱德华.伯恩.琼斯(Edward Burne Jones)作画中。他在得知木乃伊棕是用真正的木乃伊制作后,就把那管颜料拿去埋了。 PHOTOGRAPH FROM

爱德华.伯恩.琼斯(Edward Burne Jones)作画中。他在得知木乃伊棕是用真正的木乃伊制作后,就把那管颜料拿去埋了。 PHOTOGRAPH FROM BETTMAN ARCHIVE, GETTY IMAGES

美国国家地理(撰文:Kristin Romey 编译:王年恺):数百年来,欧洲画家将古埃及人的遗体磨成粉末并制成颜料,让画作更生色。

德拉克洛瓦(Eugene Delacroix)最著名的画作:《自由女神领导人民》(Liberty Leading the People)正被恭敬的挂在巴黎罗浮宫的显眼​​处。这幅以巴黎在1830年七月革命为灵感的作品,被法国人视为民族精神的代表,并在近期法国「布基尼」(burkini )禁令的的争议中被拿出来当借口。

不过这幅自由女神率领人民起义的画作,的确很有可能是用「人民」画出来的。

自十六世纪晚期至廿世纪初,一种由木乃伊化人类遗体所制成的颜料,经常出现在德拉克洛瓦等欧洲艺术家们的调色盘上;颐墙庵帜芑娉雠ê袂揖叽┩父幸跤暗难樟铣莆改灸艘磷亍。如此一来,无数的古埃及人死后于画布上重生,在世界各地的艺廊、美术馆中默默地为人欣赏着。

药方&娱乐用途

将木乃伊制成颜料的起源或许是另一种更古怪的用途──药方。在中世纪早期,欧洲人便搜集木乃伊用来治疗各种疾病,像是癫痫和肠胃疾病等。箇中原因仍是个谜,欧洲人可能误信这些木乃伊中含有一种「沥青」(阿拉伯文中的'mumiya'是一种富有黏性的有机物,被认为具有医疗用途),也可能只是认为这些被加工保存的遗体具有神奇力量。

研究员可以确定的是,将木乃伊制成颜料的风气始于药用,并能轻易地从当时欧洲大街小巷里的药剂师手中购得。而正当木乃伊制药的风气衰退之时,拿破仑于十八世纪末入侵埃及,在欧洲大陆刮起了「埃及疯」(Egyptomania):

旅客们会将一整具木乃伊买回家放在客厅展示,而各种木乃伊拆封派对也蔚为风潮。尽管明令不得对木乃伊轻举妄动,大量的埃及动物和人类木乃伊仍然被贩卖被作为蒸汽机燃料、作物肥料以及美术材料。

然而到了廿世纪初,用来制作颜料的木乃伊出现供货短缺。一则1904年的《每日邮报》刊登的广告中写着买家将会提供「令人满意的价格」以期获取一具木乃伊;还写着「两千年前古埃及法老的木乃伊将会被用于国会(Westminster Hall)的上等壁画 不会侵犯到往生者的灵魂及其后代!

黑心颜料?

然而许多艺术家并没有察觉到,他们手中「木乃伊棕」的颜料是用货真价实的木乃伊做的。 「你根本想不到世上竟会有这种事发生!褂⒐薏朗跎纾– Roberson and Co)代表人盖瑞.波尔斯(Gary Bowles)说。十九和廿世纪初,罗伯森曾经是欧洲最顶尖的「调色家」,无论是英国皇家画师到邱吉尔这样的业余人士,都用这家出品的颜料。

直到1933年,木乃伊棕仍然出现在罗伯森美术社的型录中。波尔斯回忆道,1980年代美术社被买断时,店内仍放着木乃伊部位。 「此后便再也没有木乃伊棕了!顾抖そ靥厮。

作家鲁亚德.吉普林(Rudyard Kipling)描述1860年代,某日和两位前拉斐尔派的艺术家──吉普林的叔叔爱德华.伯恩.琼斯(Edward Burne Jones)和劳伦斯.阿玛.塔德玛(Lawrence Alma Tadema)聊到关于木乃伊颜料的奇闻轶事,当塔德玛对琼斯说木乃伊棕确实是用木乃伊做的时候,琼斯整个人吓得立刻去工作室取木乃伊颜料并拿到后院就地掩埋。 「他在大白天跌落在地,手上拿着一条木乃伊棕的颜料,跟我说他发现原来这种颜料是用法老遗体制成,必须将它尽速埋葬才行!辜樟中吹。

「十九世纪中期,罗伯森美术社的员工研磨木乃伊制成颜料时,塔德玛便是他们的重要客户,」剑桥大学费兹威廉博物馆(Fitzwilliam Museum)负责颜料保存并研究罗伯森遗产的沙利.伍德考(Sally Woodcock)说。 「他很可能曾经看过木乃伊棕颜料的制作过程!

伍德考说,许多像是塔德玛这样从罗伯森美术社购买木乃伊棕的前拉斐尔派艺术家,都画过以埃及为场景的作品。 「用木乃伊制成的颜料来画木乃伊的确是挺有趣的事情!

谜团未解

然而即使我们知道艺术家曾到美术社购买木乃伊棕颜料,要想利用现代科学来检测某幅画是否使用木乃伊颜料,就算用质谱测定法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光是各种关于制作木乃伊棕配方的记载落差甚大,例如有些配方认为要使用整具的木乃伊,其他则认为只取用「上等的肌肉部位」。之外,不同世纪制作木乃伊的方式相异。盖提文物维护中心(Getty Conservation Institute)主持修护研究的科学家艾伦.芬尼斯(Alan Phenix)说,不同时期用来制作木乃伊的树脂、油和植物等原料都不一样。

「那些用来防腐和包裹木乃伊的原料,例如乳香脂,都曾被艺术家们用作亮光漆、媒介剂或是添加物,因此要明确确认一件作品是否有使用过木乃伊棕颜料极度困难!构乙绽瓤蒲а芯坎棵胖鞴馨虐爬慈鹚担˙arbara Berrie)。 「能够告诉我们这颜料来自曾经是活着的哺乳动物的分子数量是非常微乎其微的!

尽管把经防腐处理的埃及人制作成颜料早已褪流行,不少美术社至今仍然贩卖着「木乃伊色」的颜料。

「我确定人们不了解为何这种颜色被叫做木乃伊色,因为一开始它真的名副其实!贡慈鹚。 「但我不觉得制造商仍然使用真正的木乃伊来制作颜料,希望没这回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