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古老犹太会堂废墟中发现马赛克画地板 图案可能是在描绘会见亚历山大大帝场面

发布时间:2019-10-18 18:08:25来源:世界之最点击:[手机版]

考古学家从2012年起就在胡阔克发现各种马赛克画,这幅是最新的发现。 PHOTOGRAPH BY MARK THIESSEN, NATIONAL GEOGRAP

考古学家从2012年起就在胡阔克发现各种马赛克画,这幅是最新的发现。 PHOTOGRAPH BY MARK THIESSEN, NATIONAL GEOGRAPHIC

美国国家地理(撰文:A. R. Williams 编译:王年恺):以色列一间古老犹太会堂废墟中,发现一片镶了马赛克画的地板,上头的图案可能是在描绘会见亚历山大大帝的场面。

考古学家历经多年的挖掘和研究后,揭露了一幅惊人却谜样的马赛克画这幅画出自罗马帝国时期一间犹太会堂废墟,地点是以色列的古城胡阔克(Huqoq);专家说,古代建筑遗迹中从来没有发现像这样的画。

这幅画定年为公元五世纪的作品,描绘了两位男性高官的会面,其中一位似乎是率领兵团的大将军。这幅画之所以难以解读,是因为缺乏任何说明文字。

布列特(凯伦布里特)是美国北卡罗莱纳州西卡罗莱纳大学(西卡罗莱纳大学)艺术史学家,也是这次挖掘计划的马赛克画专家,她说:「罗马帝国晚期和拜占庭帝国初期的艺术作品中,马赛克画和其他作品中出现的人物经;嶙⒚魇撬。但这些人物没有标注,让现代人看了就难以理解」。

画面中有穿上武装的大象,这马上会让人联想到马加比家族(马加)的故事马加比家族是犹地亚(犹大;即巴勒斯坦南部)地区的领袖,在公元前二世纪中期揭竿起义反抗塞琉古帝国(塞琉古帝国,古代中国又称之为「条支」)。塞琉古帝国为亚历山大大帝旗下一名大将所创建,以运用战象闻名。

但是,主持挖掘计划的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Chapel Hill)考古学家马格妮丝(Jodi Magness)有不同的看法:她认为画面中领导军队的,正是亚历山大大帝本人。他在史实中从来没有和耶路撒冷大祭司会面,但古代胡阔克城的居民一定很熟悉这个虚构的故事。

马格妮丝说:「亚历山大大帝在公元前323年过世后,世人发现他改变了近东地区的面貌,因而名声与威望开始远播。犹太人和其他古代族群一样,想要让自己的民族和他与其事迹连结起来,这一类的传奇才会开始流传!

马格妮丝认为,这幅画应该从下看到上。最下方描绘的是亚历山大大帝将帝国拓展到地中海东岸时,诸多战役中的其中一役。

画面中央可以看到耶路撒冷大祭司(中间那位长胡老者),身旁围绕着贵族或其他祭司。大家都在城门里,可能在等着亚历山大大帝前来。

这些身穿白衣的人,身上有希腊文字母eta(看起来像H)的符号,这很明确地表示他们是重要人物。专家不知道这个符号是什么意思,但这个时期的艺术作品中常常可以在人物的衣服上看到,表示这些人的地位崇高。

画面上方,大祭司和同行者,与亚历山大大帝及其军队会面。亚历山大大帝身上有所有希腊国王和军事领袖的象征,像是紫袍和头巾。这种头巾称为diadem(希腊文διάδημα),最早佩戴的就是亚历山大大帝,他的后继者也持续佩戴。

由于是行军中的军事领袖,该人物还有士兵和战象陪同;战象也与亚历山大大帝和他的后继者有关。

马格妮丝认为,画中的人物没有注明是谁,这点正是表示主角是亚历山大大帝的绝佳证据:「古希腊历史中,只有一个国王伟大到不需要标注!

她将这幅画诠释为一种传达肯定的讯息:「亚历山大大帝的传奇主要用来说明,即使这位最伟大的希腊君王,也承认以色列神祇的伟大之处;他对大祭司感到震慑,对大祭司躬身,也带献礼来供奉在神殿中。如果连亚历山大大帝都认为以色列神祇是伟大的,那么祂想必真的很伟大!

历史课三部曲?

布列特和马格妮丝一样,也认为这幅画描述的故事,对古代来会堂的人有重要意义,但她认为画中描述的是另一个故事。看法不同是很常见的情况,因为研究计划的参与者会从不同角度来分析证据。

布列特和挖掘团队中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宗教专家布斯坦(Ra'anan Boustan)花了两年的时间阅读古代文献、分析古代艺术作品中相似的人物,和参观加利利海周围的犹太会堂废墟。

他们认为,这幅画描述的是公元前132年塞琉古国王安堤欧克斯七世(Antiochus VII)领军攻打耶路撒冷。

他们跟马格妮丝一样,由下而上解读这幅画,但他们认为下方描绘的是塞琉古帝国的士兵、一只大象和一头公牛被矛攻击而死。这场战役发生在耶路撒冷城外,犹地亚的居民守城时,从城墙上对入侵的士兵掷矛。

画的中间部份是战役中城内发生的事:犹地亚的青年手放在剑上,准备攻击任何突破城墙的侵略者。他们认为,这里的犹地亚领袖是一位叫作约翰.赫克努斯一世(John Hyrcanus I)的大祭司。

画的上方是两军的领袖(左边是约翰.赫克努斯一世,右边是安堤欧克斯七世)在各自的士兵环绕下,完成停战协议。

安堤欧克斯七世穿着希腊贵族会穿的长袍和头巾,但护胸甲却是罗马人的形式,与时代不符;公元五世纪的马赛克艺术家才会熟悉这种盔甲形式。

停战的日子是犹太人的庆典日,因此虔诚​​的安堤欧克斯七世给犹地亚人一头公牛,让他们在神殿里奉献。约翰.赫克努斯一世则是拿着一枚硬币,象征犹地亚人的贡金。

布列特说:「从许多方面来看,塞琉古王朝是一个收取贡金的大型军事机器。他们会出兵、打败别人,然后要求对方纳贡!

布列特认为还有另一个重要的线索:约翰.赫克努斯一世指着天上。她说:「这是向观看画作的人说:神批准了这里订下的停战协议。

假如这幅画是历史课三部曲,那么画中的情景就是要胡阔克的犹太人坚忍不拔,抵抗当时统治他们的罗马帝国。在世界的这一角里,像罗马人这样的入侵者在历史上屡见不鲜。

布列特说:「犹太人经常被其他民族征服。这里要传达的讯息是,他们不仅能在战场上立足,也能和统治他们的人取得让双方都满意又不失颜面的协议!

当然,我们不可能确切知道创作马赛克画的人在想什么,也没有任何一种解读方式能涵括画中三个部份的所有细节。

马格妮丝说:「我想这有多种解读的空间!辜热宦砣嘶丫钣谑,也已经提出几种可能的解读,她认为争辩才正要开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