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尔文的预测得到证实

发布时间:2019-04-24 20:16:07来源:世界之最点击:[手机版]

1862年,在解释石蚕花(Star of Bethlehem,学名:Angraecum sesquipedale)特别长的花距(nectar spur)时,达尔文提出,一种植物的花距长度的增加及其授粉者舌头长度的增加是因为存在一种“协同进化”竞赛。他预测存在一种舌头极长的蛾子。这种蛾子于1903年被发现,其学名是Xanthopan morgani ssp. Praedicta, 它的舌头长度为22厘米。但这种“竞赛”模型仍然存在争议,因为一种特别长的舌头也可能会通过其他方式形成。现在,Justen Whittall 和 Scott Hodges通过对耧斗菜属(Aquilegia)植物在一个物种层次上的系统发生进行研究发现,耧斗菜属的花距的确是在不断变长,但这种变长是由于一系列可以预测的针对不相关的授粉者的适应性变化,主要集中在物种形成事件期间。在这一案例中,达尔文的“竞赛说”看来是成立的。

达尔文的预测得到证实

石蚕花(Star of Bethlehem,学名:Angraecum sesquipedale)图片

达尔文的预测得到证实

Xanthopan morgani ssp. Praedicta图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