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德勒斯登抄本的新观点或改变我们对玛雅人藉由观星制定历法的印象

发布时间:2019-04-20 22:45:06来源:世界之最点击:[手机版]

德勒斯登抄本记载了许多呈坐姿的神祇画像,代表了金星的不同面向。 PHOTOGRAPH BY NGS LAB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

德勒斯登抄本记载了许多呈坐姿的神祇画像,代表了金星的不同面向。 PHOTOGRAPH BY NGS LABS,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美国国家地理(撰文:Erik Vance 编译:林品竹):对德勒斯登抄本(Dresden Codex)的新观点,或许会改变我们对玛雅人藉由观星制定历法的印象。

对现代的观星者来说,金星不过是夜空中的一个光点。但对古玛雅人而言,金星耀眼的光芒却代表着战争即将发生的恶兆,甚至被视作「全面毁灭」的象征。

考古学家们一直以来都靠着观察金星来了解玛雅历法和传统文化。但重新审视德勒斯登抄本中的古文后会发现:今人对玛雅人利用观察金星来制定天文历法的认知,或许错得一:。

藉由重新检视这些内文、复杂的数学公式和实地观察后,加州大学圣芭芭拉校区的杰拉多.阿达那(Gerardo Aldana)把玛雅文官修正历法的方式加以简化。他说「这其中包含着数学之精妙,之前却从没被注意到!

他的研究不只让我们对玛雅人宗教仪式与天​​象的相关性有了新的理解,同时也兴起我们对玛雅人祭典活动日程的疑问。

历法校准

科学家们很早以前就知道,古时中美洲的文化深受夜空吸引,但时间和征战的蹂躏使得他们观测天体的方法和细节就这么佚失了。德勒斯登抄本(以欧洲十八世纪中叶就存在的城市命名)便是在欧洲人抵达美洲前,仅存下来四篇古文的其中之一。

一如其他价值连城的古籍,德勒斯登抄本被考古学家及古文翻译家们解读了无数次。而最让他们着迷的则是所谓的「金星周期表」,一个被古代观星者用来修正历法的工具。

古代的中美洲人使用了两种环环相扣却又毫不相干的历法系统。以三百六十五天为周期,被称作"haab"的阳历,是根据太阳的移动所制定;而另一种被称为"tzolkin"的祭典历则以两百六十天为一周期,祭祀仪式和庆典的举行日期都依照这份祭典历。可以把这想像成一周有两百六十天,而每一天都有其特殊文化意义。

然而一年精确的长度是三百六十五又四分之一天,因此玛雅人必须对这多出来的四分之一天进行修正,就如我们每个四年就会多出一天一样。

玛雅人则利用金星来修正这个误差。从玛雅的文献中可知,他们可以说出几百年前某一天金星的位置,或是任何时间它会位在天空何处,唯一不同的是需修正的数值大小。

但这并不是简单的事情。过去一百多年以来,专家们不断透过德勒斯登抄本,来重新定义玛雅人使用的公式,并从其中得到了由许多复杂段落与调整下所制定的精准历法,几乎和我们当今使用的年历相差无几。

阿达那的新研究则对这项结果提出了新的疑问。身为一名工程师和考古学家,他深入钻研了这些文献并重新诠释了其中一个字:k'al,这个字原本被定义为「绑定」,而阿达那则将k'al解读为「封住」的意思。

这个小改变重组了原本的数学原理。他的版本比之前任何一种解读都来的简易,但这个模组产生的历法是较不精准的。

金星代表干戈?

阿达那说,这份新的解读认为玛雅人较不关心阳历的精准度,而更着重在以两百六十天为周期的祭典历。他将这件事情和十六世纪时天主教教堂为了复活节祭典,制定精准历法而伤脑筋的事情相提并论,当时制定的历法变成了到现今仍在使用的公历。

「能准确预知星星位置的本领,影响了他们安排祭典的方式!顾底约旱难芯咳寐暄殴坌恰父胖卦诠壹兑鞘胶痛蠊婺G斓浞矫!

在墨西哥犹加敦(Yucatán)的一处洞窟中,一名国家地理探险家探勘了一座可能是用来观测太阳通过天顶的地下天文台。

这可不是件小事,过去几十年来玛雅人一直被大众认为是擅长利用天象预知未来的天文学佼佼者,而他们也不是中美洲唯一观测金星的种族。

「金星的图像可以追溯到前古典时期,早在奥梅克时期(Olmec)就存在着金星的标志!共ㄊ慷俅笱Э脊叛Ъ曳鹄蓟箍桑勾薮铮蠢铮‵rancisco Estrada-Belli)认为,有些中美洲文明的根源就已有关于金星的记载。举例来说,位于现今墨西哥市附近的特奥蒂瓦坎(Teotihuacan)文明,便与玛雅帝国古典时期(公元250-900年)同期,而专家认为当时该地的三个主要建筑分别和太阳、月亮、和金星的周期相合。

考古学家们长期以来便想知道究竟马​​雅人、墨西加人(Mexica)、和特奥蒂瓦坎人是否同样采用金星运行来制定军事策略。

古典玛雅时期提卡(Tikal )和卡努(Kaanul,或是蛇)王朝的对决中,金星似乎扮演着重要角色。有些人认为一场发生于公元562年四月的大战,便是根据金星来决定日期的。

这个天体是不祥的象征。当一方军队彻底摧毁对手之后,例如蛇王朝大军击破提卡军的那天,文官便会用金星的象征来描述该场胜利,代表「全面毁灭」。

但假使阿达那的理论是对的,我们或许必须重新认定那场大战发生的日期,因为他们的历法到今日和我们现在的公历已经不同步了。

通用语言

杜兰大学退休教授哈维.布里克(Harvey Bricker)认同玛雅藉由观测金星来修订历法,且和宗教仪式息息相关的说法;但他也认为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解释玛雅人为何较着重祭典历。他同时反对,在取得足够有力的证据前,对现有玛雅历进行调整。

布里克在一封电邮中写道:「事实上人们使用目前的玛雅历并不是因为它很受欢迎,而是因为它具备有力的历史和天文证据证明它是正确的。没用目前的历法便是阿达那博士研究最致命的瑕疵!

阿达那则说他的理论并不一定会影响到任何已知事件的日期,只是有可能会发生而已。对他来说,这份研究最令人振奋的不是解释这个部分,而是那些冰冷又艰涩的数学问题。

当他在研究德勒斯登抄本时,他能感觉到和同样在解题的古代无名学者有了共鸣。他说,了解数学的过程帮他了解这个民族。他说,「数学就是我们之间的沟通语言,那是一种非常深刻的体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