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争霸战》所有的科幻奇想其实都建构在扎实的科学知识上

发布时间:2019-04-19 07:51:26来源:世界之最点击:[手机版]

USS企业号在电视影集《银河飞龙》(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中勇敢探索宇宙的遥远角落。有现代工程师认为,我们可以在未来的2

USS企业号在电视影集《银河飞龙》(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中勇敢探索宇宙的遥远角落。有现代工程师认为,我们可以在未来的20或30年内打造出真正的企业号。 PHOTOGRAPHC COURTESY CBS/NATIONAL GEOGRAPHIC BOOKS

在第一代《星舰》影集中,有一次舰队成员发现自己被一个力场包围在OK牧场大乱斗(1881年O.K. Corral牧场决斗事件)的场景里。自50年前首度播出以来,《

在第一代《星舰》影集中,有一次舰队成员发现自己被一个力场包围在OK牧场大乱斗(1881年O.K. Corral牧场决斗事件)的场景里。自50年前首度播出以来,《星舰》系列就极为仰仗科学家的意见,包括物理学家、天体物理学家、数学家和化学家。 PHOTOGRAPH COURTESY CBS/NATIONAL GEOGRAPHIC BOOKS

在《银河飞龙》中,有一集是舰队成员在修改一枚光子鱼雷,以便在星云中开采名为vertion的次原子粒子。 《星舰》系列中出现的天体,常:驼媸涤钪嬗兴氐。 PH

在《银河飞龙》中,有一集是舰队成员在修改一枚光子鱼雷,以便在星云中开采名为vertion的次原子粒子。 《星舰》系列中出现的天体,常:驼媸宇宙有所重叠。 PHOTOGRAPH COURTESY CBS/NATIONAL GEOGRAPHIC BOOKS

这样的星团就是最好的实验室,能检视星星的演化历程。但生在地球上的天文学家只能远远地观察。星舰成员则有机会近距离研究。 PHOTOGRAPH COURTESY C

这样的星团就是最好的实验室,能检视星星的演化历程。但生在地球上的天文学家只能远远地观察。星舰成员则有机会近距离研究。 PHOTOGRAPH COURTESY CBS/NATIONAL GEOGRAPHIC BOOKS

美国国家地理(撰文:Jeremy Berlin 编译:钟慧元):《星际争霸战》这个壮观的科幻系列今年要庆祝50岁了,但你可能并不知道,这系列中所有的科幻奇想其实都建构在扎实的科学知识上。

再抵抗也没用。

半个世纪以来,《星舰》系列不断赢得新粉丝的心,也启发了现实世界中许多创新发明。在推出了12部主题电影(第13部将于本月推出)与六部电视影集、外加不断增加的系列书籍、游戏、漫画、杂志和纪录片之后,这个系列真的已经勇敢踏上了没有任何科幻奇想曾到达之处。

安德鲁‧斐兹卡斯(Andrew Fazekas)说,这个系列成功的秘密,就是与科学知识站在同一阵线。斐兹卡斯是国家地理作者,也主持天文学部落格 ’Night Sky Guy’。他最近出版了一本新书,介绍《星舰》系列中有事实或理论根据的天文学、以及其中启发各种新发明的科技。在《星际争霸战:本宇宙官方指南》(Star Trek: The Official Guide to our Universe)一书中,他解释道,《星舰》系列和大部分的科幻小说不同,一直都是根植于人类与生俱来的那股冲动、去探索那些似乎很合理的科学,并提供了「一条充满希望的道路,通往一个不太遥远的、可能的人类未来!

《星舰》系列今年堂堂迈入第50年,为了共襄盛举,《国家地理》最近也和斐兹卡斯聊到了《星舰》中出现过的真实科学,以及其历久不衰的魅力。

Q:您是科学作家、业余天文学家,也是一辈子的《星舰》迷。您说这本书可以说是这几种喜好的瓦肯(Vulcan)心灵融合。请跟我们说说,这几种喜好为什么会凑在一起、您又如何让它们融合?

A:我从10岁开始就是业余天文爱好者──就是在后院里看星星的人啦。同时,我也一直都是《星舰》迷。所以我很清楚自己想把这两个非常不一样的世界融合在一起。不过当时还不知道要怎么做。

后来我开始了解到,《星舰》里出现的天体和目的地,大部分都是真的可以对应到现实生活的。在看这系列的影集和电影的时候,你会听到像仙女座星系或半人马座α星之类的名字──这些都是真实的,我在漫步夜空时就曾经遇见过这些名字。

我很快就找到了许多可以把影集跟天体连结在一起的例子。像是让人家用我的望远镜看某颗超新星的时候,我就可以引用曾经出现过这颗超新星的《星舰》影集,我可以说,「你记得'All Our Yesterdays' 那一集吗?因为恒星要爆炸了、行星也会被毁灭、所以企业号要赶快逃走的那集?」

大概在10年前,我开始随兴记下曾经出现在星舰影集中的天体。当我重看影集的时候,我一次又一次看到作者提到的都是真正的知识。他们一直都非常认真地看待真正的科学。

Q:请告诉我们您的研究方法。我想您应该需要搜集大量资料、还要跟科学家合作。您如何决定重心该放在哪里,又如何阐释?

A:《星舰》系列根本就是资讯和冷知识的汪洋大海,知识量排山倒、简直让人无法招架。所以我决定要专注在少数几件事情上。我有天文教育的背景,知道书一定要写得浅显易懂、要写成读者觉得有亲切感的东西:那就是一本关于夜空的指南。

所以我们从太阳系开始,再前往太阳系以外的行星──系外行星。接下来我会说明恒星的相关知识──它们自何处诞生、如何生存、在哪里死亡。最后我会讨论到规模最宏伟的星系结构。

这本书的基础,就是要检视《星舰》系列的目的地与里面谈到的真实科学。现在有许许多多科学家、工程师和物理学家,还有数学家、化学家、甚至太空人,都是因为孩提时受到《星舰》系列的启发,才会踏上这一条专业研究的道路。是这个节目捉住了他们的想像力。

而这也正是《星舰》系列这么酷的原因。我并没有否定《星际大战》──我也很喜欢《星战》系列,但我发现《星战》系列比较偏幻想。虽然我喜欢《星际大战》也喜欢《魔戒》,但《星舰》系列更真实、也更脚踏实地。

Q:在撰写这本书的过程中,您遇到最大的惊喜是什么?

A:其中之一,就是科学真的非常精确,不管哪一门科学都是。 《星舰》的基础是扎实的科学,你可以看得出来,作者和制作人真的花了功夫去确定科学部分正确无误。

他们的做法是延请真正的科学顾问,让专家的意见融入情节和场景的拍摄中。而这几十年来,我们的科技进步了、我们也探索了更遥远的疆域,对这个宇宙愈来愈了解,所以新知识也跟着进入了《星舰》的情节和剧情里。

而星舰的一切冒险,都是以非常写实的画布为背景。有了现代的电脑模拟、再依据我们所拥有的知识,好莱坞已经有能力重现太空中任何一种天体,让我们这些太空科技宅能坐在最想要的前排座位观看宇宙。

举个例子,就说企业号正躲在一个星云里面好了。欸,身为长居在地球上的观星者,我们永远也看不到星云里面是什么模样,我们只能从外面观察这些色彩缤纷的美丽星团。但现在好莱坞已经可以把我们放在星云里面,根据的还是科学家所使用的电脑模拟,那是科学家用来了解星云到底是什么、是如何形成、又如何演变的工具。超神奇的!就好像你真的在星云里面一样。

当然,这还是需要一些艺术方面的修饰。另外,像是曲速引擎和远距传送(teleportation)的完整概念,本来就已经被星舰系列的创作者吉恩‧罗登贝瑞(Gene Roddenberry)放在原始的设定中。他在50年前就已经想到了这些装置,以便顺利推动故事情节。你总不能让自己的主角每次都要花上三、四百年才能抵达另外一个星系吧。

Q:《星舰》系列中有许多科技,仿佛早就预见了现实世界中的发明。具体来说,有那些东西是这样?

A:欸,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们称做「PADD」(Personal Access Display Device,个人接收显示装置)的装备。这东西上面没有键盘,用手指就好了。现实世界中的版本我们称之为iPad,还有平板。真的很诡异吧,梦想成真了!生活就是模仿的艺术啊。

当然了,iPad、智慧型手机和穿戴式医学装置会设计成现在这种外型,绝非偶然。这些东西会让人联想到我们在1966年的《星舰》影集中看到的东西。

然后还有语音辨识──跟你的装置说话。这让我想到《星舰迷航记4-抢救未来》──有鲸鱼的那一集。史考特进入一间工程公司,想跟电脑说话,他直接开口说「哈啰,电脑!估瞎峭肪勒,「你要用滑鼠啦!」而史考特的反应是,「喔,这么古典啊!谷缓笏投宰呕笏灯鸹袄戳。

我们的科技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可以侦测、我们也有了语音辨识。现在我们不必用键盘也可以打字、发电邮。

在第一代《星舰》影集中,有一个四肢瘫痪的角色,他坐在一个巨大、粗豪的机器里面,你只能看到他的头,他也只能透过闪灯来沟通,闪两下代表「是」,闪一下代表「否」。

你看看我们现在。史蒂芬‧霍金可以透过电脑沟通。他可以说出完整的句子。他还可以写书!这已经不只是闪灯了。这个部分的科技已经超越了《星舰》,而那本该是300年之后的未来耶!我们已经比1966年的他们所设想的走得更远、也走得更快。

Q:那么,相反的,有哪些未来愿景并没有实现?有没有哪些事情──不管是天文学、科技、或一般科学──是《星舰》系列没猜对的?

A:最重要的就是曲速引擎。这很可能永远都只是科学幻想。这也跟你和哪个学门的科学家讨论有关。不过,现在已经有科学家在进行实验室实验,规模非常小,探讨的是未来可不可能做得到。既然有了方程式,就表示这或许是可行的。

不过话说回来,曲速引擎也可能永远无法实现,即时传送也是一样。量子远传(Quantum teleportation,亦译为量子隐形传输)──把一个粒子从一个系统传送到另外一个系统──确实存在。有一天我们或许(真的只是或许)可以传送无生命的物体。但即时传送活生生的人类──我是说,我们真的想要这样做吗?你必须真的把一个生物解构到分子层次、再重新组合。这生物的DNA会被撕裂的。

最近有人问我,我们现在会这样塑造未来,是因为我们想模仿《星舰》吗?还是说,事情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发生了?我认为是前者。我们都被这个超受欢迎的科幻系列影响了。

Q:我认为《星舰》系列和其他科幻最大不同之处,就是它的哲学倾向──是这个系列对生命、对宇宙、对万物的深刻思考。就您看来,这样的角度是不是这个影集能历久弥新、甚至经过半个世纪还能不断吸引新观众的原因?

A:不同类型的影迷、不同的世代,每个人都可以在这个影集中找到自己喜欢的元素。而你提到的这种深刻思考,就是能够感动这么多人的地方。就算那些并不是科技宅的人,也会喜欢《星舰》系列所传递的讯息、和对人类未来的美好愿景。那就是他们已经克服了我们现在所面对的国家、文化、种族方面的种种小问题小困难。在《星舰》里的那个未来,人类已经克服了这一切。

还有,那股想探索未知的热情与渴望──更推动我们继续探索更遥远的边界。我认为这是深植在人类DNA里的。那是一股勇往探索人类未至之境的渴望。在《星舰》影集中,他们行动的舞台不是在大陆或行星上,而是整个银河系──和银河系以外的地方。

这些就是能真正引起共鸣的元素。而我认为,透过《星舰》的各种化身所传达、也同样吸引了观众注意的,就是《星舰》系列和社会议题结合的方式。比方说,在第一代影集中,民权运动就占了很大份量;辜堑梦诤涂芸私⒊つ蔷涞囊晃锹穑吭诘笔闭娴囊鹆撕靡环ɡ,因为那可是电视上首批出现跨种族之吻的画面呢。

Q:威廉‧沙特纳(William Shatner, 在第一代影集和前几部电影中饰演寇克舰长)为这本书写了序,你在搜集资料的过程中有见到他或其他星舰系列明星吗?你有欸,「追星」吗?

A:我一开始就想找沙特纳──想请他参与这本书的发行、介绍这本书。因为这本书讲的是横跨宇宙的大冒险,就和《星舰》系列的故事一样;褂兴瓤芸私⒊じ屎险庵智榫车哪兀

所以我就去拜托我的编辑:「拜托去找沙特纳吧!如果需要的话,就诉诸他的出身,跟他说作者也是蒙特娄来的、还跟他念同一所大学!箍蠢吹娜酚杏,他们真的请动他了,天时地利人和,沙特纳真的参与了这本书。

你可以在序里面看到,沙特纳说他也很喜欢科学与科幻小说。你看得出来他是亲笔写的,我非常渴望能当面谢谢他。

但是并没有──很可惜,我到现在还没有当面见到任何一位《星舰》演员,希望在我打书的旅程中能有机会打破这一点。九月初在纽约的《星舰》大会──盛大的50周年庆节目上,我会有机会见到各版本影集的大部分演员。我的梦想就是请所有演员都在我的书上签名。

Q:你希望这本书对读者造成什么影响?你希望达成什么目的?

A:身为天文学教育者和知识传播者,我希望那些不熟悉夜空、但喜爱《星舰》的朋友能看看这本书,了解一下他们看到的是什么──比方说,像是那些隐藏在爆炸的超新星后面的真实科学。

天空是自然资源,但我们和天空之间的关系却越来越疏离。大众坐在电脑前面、坐在自己的装置前面,这是《星舰》系列给我们看过的未来、现在也已经成真。但这也让我们脱离了自然──忘记了大自然的壮观宏伟、忘记了那片夜空。而那片夜空就是《星舰》系列的背景:也就是我们头顶上的浩渺苍穹。

(译注:Star Trek系列影集最早译为《星舰迷航记》或《星舰奇航记》,近年上映的新版电影则由片商译为《星际争霸战》,影迷与书迷则常称之为《星舰》系列。)

返回顶部